知识产权维护网

知识产权维护网 首页 案例精选 查看内容

第1349594号“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争议、行政诉讼案

2016-12-8 22:5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15| 评论: 0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


关于第1349594号“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争议裁定书


商评字(2004)第0681号


  申请人:龙岩卷烟厂


  地址:中国福建龙岩市西安南路24号


  委托代理人: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专利商标事务所


  地址: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158号远洋大厦F10层


  被申请人:福建七匹狼集团有限公司


  地址:福建晋江市金井镇中兴南路655号


  委托代理人:厦门市开元区财富商标事务所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开元区厦禾路金榜大厦15层(B座)H


  申请人于2000年12月21日,以其注册在第34类香烟商品上的第1041109号和第1043000号“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以下称引证商标),对被申请人注册在第34类吸烟用打火机等商品上的第1349594号“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以下称争议商标)提出争议裁定申请。依据2001年10月27日修改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二十七条,我委予以受理,并通知被申请人限期答辩。被申请人在规定期限内答辩到案。依据《商标评审规则》第三十条规定,我委组成合议组对本案依法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申请人“七匹狼”商标的由来与被申请人的关系企业——福建七匹狼制衣实业有限公司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1994年底,福建七匹狼制衣实业有限公司出于促销其服装的考虑,希望能由申请人生产“七匹狼”高档烟,帮助其实施“每销售一件夹克赠送一包七匹狼高档烟”的促销方案,以利于“七匹狼”服装品牌的发展。为此,申请人从1995年初开始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完成香烟内在质量配方设计。当年6月,由申请人的美工设计师陈彦翔完成烟盒的整合商标装潢设计,9月23日签好的设计样稿供东莞新扬印刷公司复印(证据1),同年11月推出上市。“七匹狼”卷烟一经推出,就以其独特的品位和高质量的保证赢得了消费者的欢迎。考虑到“七匹狼”品牌是由被申请人提供,本着诚实信用的原则,申请人未将该商标在第34类香烟商品上进行注册。但是,在当时没有卷烟产品经营权的被申请人,却绕过卷烟产品需要有关部门批文的这一特殊要求,通过其关系企业香港的益安贸易公司(证据9)于1995年6月在国内第34类商品上抢先提出了“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的注册申请。1995年底,在申请人“七匹狼”精品烟产销越来越好之时,被申请人向申请人索要高额的商标使用费。鉴于“七匹狼”商标在香烟上已被抢注的事实,以及申请人已投入巨大人力、物力的情况,申请人决定购买“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在第34类上的商标所有权。历经艰难谈判,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终于于1996年5月13日签定转让协议(证据2)。1997年4月16日,申请人与香港益安贸易公司正式签定“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转让协议,转让费970万人民币(证据3、4)。


  1998年2月28日,经商标局批准,在第34类上的第1041109号和第1043000号“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正式转让给了申请人(证据5)。但是由于转让方提供的商标图样过于模糊(证据6),致使申请人受让的商标比1995年以来实际使用的七匹狼图形多出了六个影子(事后了解到,是由于益安贸易公司1995年申请第34类“七匹狼”商标时,与黔江卷烟厂“野狼”商标近似而特意改变了原七匹狼图形)。对于这一点,被申请人在签署商标转让协议时,并未如实告知申请人,同时,也未告知其在第34类注册的商标不包含第34类第3402~3405组的商品。鉴于受让商标狼图形主体与申请人在烟产品上实际使用的图形部分完全相同(证据8),当时也就未针对该问题提出争议。谁知申请人的一念之仁竟带来无穷后患。申请人于2002年发现被申请人违背诚实信用原则,在转让完成后数月,就在第34类3402~3405组与烟草密切相连的烟具商品上申请注册了(申请日期:1998年8月24日)第1349594号“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即本案争议商标。该争议商标与申请人受让的第1041109号商标的文字相同、图形近似(证据7);同时,也与申请人从1995年实际使用至今的烟标基本相同(证据8)。显然,被申请人欲利用“七匹狼”卷烟在市场上的知名度,以便达到坐享其成的目的,或者是想再次利用被申请人保护“七匹狼”卷烟品牌不受侵害之迫切心情,待被异议商标获准注册后,再高价转让给申请人。由于被申请人的恶意注册容易混淆消费者视听,严重侵害了申请人的在先权利,为此,申请人才于2000年12月28日向商评委提出了对第1349594号商标的争议申请。


  更为不耻的是,在1995年11月申请人“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烟标正式投入使用后,被申请人公司董事长周连期于当年12月,剽窃申请人烟标设计成果,把申请人委托东莞新扬印刷公司印好的“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烟标不加任何修改地向专利局申请了金牌七匹狼香烟盒、标贴的外观专利。该外观专利已被国家知识产权专利复审委员会宣告全部无效。专利复审委员会《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肯定了“七匹狼”烟标为龙岩卷烟厂设计完成,并于1995年11月开始使用。而周连期(现福建七匹狼集团公司董事长)却违反专利法的有关规定,利用与申请人合作的关系,剽窃申请人的烟标设计成果(证据14)。将上述事实联系起来,不难看出,福建七匹狼集团公司一再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恶意抢注申请人的知名商标设计,企图谋取不当利益的行径不为法律所容。


  “七匹狼”卷烟自1995年上市以来,产销量飞速增长,从1995年的1018.8万支,发展到1999年的27.7亿文。2002年,该品牌实现年销售53.9亿支,年销售利润高达4.4亿元。“七匹狼”卷烟曾获“1996年全国卷烟一等品”、“1998年全国卷烟优等品”、“1999~2001年度全国名优卷烟”、“福建省名牌产品”等荣誉;其卷烟商标也先后被评为“福建省著名商标”、“2001年度中国十大公众认知商标”;经北京北方亚事资产评估事务所评估,“七匹狼”卷烟品牌无形资产价值达到24.6亿元(证据13)。大量事实证明,“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品牌为相关消费者所熟知,并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综上所述,“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是申请人最早在香烟商品上使用的,而争议商标是被申请人在明知的情形下,在第34类烟具商品上恶意抢注的商标。争议商标与两个引证商标的主体文字完全相同,与申请人1995年使用至今的“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极其相近,极易导致消费者的混淆和误认。而两者使用的商品同属于第34类,“烟草”和“烟具”是消费者必须同时使用的商品,因此,它们均被冠以同一品牌或近似商标,会直接引发相关消费者的联想,不仅严重损害被申请人的信誉和经济利益,还直接扭曲伤害广大消费者的利益。申请人恳请商评委根据事实和法律,撤销被争议商标的注册。


  申请人为证明其主张,提供了下列主要证据材料:


  1.申请人设计师1995年设计的烟标签样稿、广东东莞新扬印刷有限公司1995年承印烟标之合同、付款合同及销售增值税发票(公证件),以证明“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烟标是由申请人设计,并首先使用于香烟商品上的。


  2.福建七匹狼制衣实业有限公司与龙岩卷烟厂《关于“七匹狼”标志(第34类)转让协议》(公证件)。


  3.香港益安贸易公司与龙岩卷烟厂《关于转让“七匹狼”注册商标(第34类)所有权的协议》(公证件)。


  4.申请人支付商标转让费之凭证(复印件),以证明申请人花费970万人民币购买申请人第34类“七匹狼”注册商标的事实。


  5.第1041109号、第1043000号商标注册证及商标局之核准转让证明(公证件),以证明“七匹狼”商标(第34类)转让是经过官方核准,现在的所有人为申请人。


  6.被申请人传真的模糊不清的商标档案资料(复印件),以证明申请人在受让前不知晓被申请人实际注册的商标与申请人实际使用的商标存在差异。


  7.受让商标图形主体放大图与第1349594号争议商标之对比(复印件),以证明争议商标与申请人受让商标的图形主体部分基本相同。


  8.申请人从1995年以来实际使用的“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烟标(原件),和申请人在烟具类商品上使用“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的证据,以证明争议商标与申请人实际使用的商标构成近似商标。


  9.被申请人及其关联企业香港益安贸易公司经营范围的查询结果,他们均无香烟经营和生产的业务(复印件),以证明被申请人利用香港企业在香烟商品上申请商标注册不受限制这一条件,恶意抢注申请人在先使用于香烟上的“七匹狼”商标之行为。


  10.“七匹狼”香烟产品报告会,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合作之现场照片(1995年12月20日出版的《龙烟报》之第2版)(公证件),以证明被申请人及其关联企业是在明知的情形下抢注申请人的商标。


  11.被申请人网络宣传资料(公证件),以证明被申请人之恶意,利用网络宣传“七匹狼”卷烟为被申请人产品,故意歪曲事实,误导消费者。


  12.“七匹狼”卷烟的宣传资料和所获荣誉(公证件),以证明“七匹狼”商标在市场中享有良好的声誉,具有较高的知名度。


  13.“七匹狼”卷烟品牌资产评估报告(公证件),以证明“七匹狼”商标在行业中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并且作为无形资产具有很高的资产价值。


  14.中华人民共和国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复印件),以证明“狼图形”是龙岩卷烟厂设计并最早在香烟商品上使用的图形商标。福建七匹狼集团公司及其关系企业益安贸易公司在明知的情况下,将其申请外观专利,严重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和商标法的有关规定。


  被申请人答辩称,“七匹狼”商标是被申请人的前身——晋江金井侨乡服装工艺厂于20世纪80年代创立的一个服装品牌,1990年2月就取得了注册,注册号为:513537。1994年又分别获准“狼图形”、“七匹狼”、“SEPTWOLVES”(中文含义:七匹狼)商标的注册申请。其注册号分别为:706061、706062、706063、706064(证据1)。被申请人的经营范围从单一的男装发展到皮具、烟类、酒类、茶品、体育用品等多项领域,为此,被申请人与其关联企业七匹狼制衣实业有限公司和益安贸易公司,又陆续分别在不同的商品和服务上注册了“七匹狼”商标共计49件,还办理了“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在台湾、香港的注册以及马德里国际注册(证据2)。为使“七匹狼”标识得到全方位的保护,董事长周连期先生于1995年将金牌七匹狼香烟盒、七匹狼标贴向国家专利局申请了外观专利,并被授予了专利权(证据3)。以上事实证明,被申请人是“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的创始人,享有“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以及金牌七匹狼香烟盒、七匹狼标贴的在先权利,这一点无可非议,本案申请人也无法否认。


  从一开始,被申请人就确定了追求高品质、优名牌的超前经营思路,大量事实证明,被申请人的“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在服装行业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已成为广大消费者所喜爱的品牌(证据4、5、7)。而申请人一直在利用被申请人商标的知名度和较高信誉,借船出海,不劳而获。1994年,在福建晋江市烟草公司牵线及参与下,被申请人的关系企业——福建七匹狼制衣有限公司和本案申请人就开始共同合作开发、生产、加工“七匹狼”香烟(证据6)。正是被申请人的关系企业为申请人引进了一条国外先进的生产线,正是被申请人的关系企业从合作伊始就为申请人无偿投人大量广告宣传费,本案申请人才能在短短几年内获取销售利润由56万元猛增至1亿元的“业绩”。本案申请人在申请书中所述,其为扩大“七匹狼”香烟品牌知名度做了“统一形象、统一风格的音乐电视片、电视广告片、户外电脑喷绘广告、灯箱广告、印刷品广告”等等,但并没有出具相关的证据材料予以证实,因此,其陈述不能采信。事实上,这些广告均为被申请人及关系企业福建七匹狼制衣有限公司共同之作。


  被申请人的“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与本案申请人引证的商标有显著区别,对此,申请人在理由中也多次承认这一点。此外,本案申请人的引证商标指定使用商品是国家明文规定的专营专控商品——香烟,而被申请人商标(即争议商标)指定使用商品是日常普通商品——打火机、烟袋、烟斗、火柴盒、鼻烟壶等,这些商品虽也归属于国际分类第34类,但它们(烟具)与香烟不存在缺一不可的依附关系,两者是根本不同的商品。最为重要的是,被申请人的“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形”商标已于2002年3月22日被商标局认定为驰名商标,按照现行《商标法》第十三条规定,对于驰名商标,—应给予强有力的保护,如果被申请人的“七匹狼”驰名商标与申请人的商标近似,那么利益受到损害的恰恰是被申请人,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的应该是申请人的商标。


  综上所述,被申请人认为作为“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的在先权利人,有权在自己的经营范围内,为自己的经营需要进行商标的补充注册,为保护自己的知名商标进行防御性注册。争议商标所指定商品均在经营范围之内,且并不是引证商标指定使用的专营专控商品。因此,被申请人扩充指定商品的注册申请,合情、合理、合法,是完全正当的行为,不会有损于任何人的利益,更谈不上有损于本案申请人的利益。第1349594号“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的注册应当予以维持。


  被申请人为支持其主张,向我委提供了以下主要证据材料:


  1.“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在多个类别的商标注册证(复印件),以证明“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已取得通类保护;


  2.“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在台湾、香港及国际注册证(复印件),以证明被申请人对“七匹狼”商标的境外保护;


  3.金牌七匹狼烟盒、七匹狼标贴专利证书(复印件),以证明被申请人享有在先权利;


  4.有关媒体对“七匹狼”风波的跟踪报导(复印件),以证明“七匹狼”商标的声誉;


  5.“七匹狼”商标的荣誉(复印件),以证明“七匹狼”商标的声誉;


  6.晋江市烟草公司与七匹狼制衣有限公司签定的协议书(复印件),以证明双方的约定;


  7.广告宣传材料(复印件);


  8.商标局于2002年3月22日认定在第25类休闲服商品上的“七匹狼”商标为驰名商标[商标监(2002)139号《关于“七匹狼”商标认定为驰名商标的通知》](复印件),以证明该驰名商标的所有人为福建七匹狼集团有限公司,应给予驰名商标强有力的保护。


  我委对双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作出如下认定:


  申请人龙岩卷烟厂提供的证据1~3、5、10~13经过公证机关公证,被申请人对这些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未提出异议,合议组认为,上述证据是经过法定程序公证证明的法律事实和文书,其中记载的事实可以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依据。对于本案双方提供的未经公证的证据,双方当事人均未提出异议。对于被申请人提供的证据4、5、7,合议组认为,这些证据只能证明被申请人在服装商品上对其“七匹狼”品牌的使用和宣传,与本案争议商标所指定使用的商品不是同一类别。


  我委根据双方的书面陈述和所提供的证据,查明以下事实:


  (1)1994年底,福建七匹狼制衣有限公司(福建七匹狼集团公司的关系企业)与申请人合作,帮助其实施“每销售一件夹克赠送一包七匹狼高档烟”的服装促销计划。为此,申请人从1995年就开始投人人力、物力,完成香烟配方设计。同年6月,由申请人的美工设计师陈彦翔完成烟盒的整合商标装潢设计,9月23日,签好的设计样稿供东莞新扬印刷公司复印(证据1),随后“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香烟正式投入市场。


  (2)被申请人的关系企业益安贸易公司分别于1995年6月30日和1996年3月15日,在第34类香烟商品上向商标局提出两件“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第1041109号和第1043000号)的注册申请。1996年5月13日,福建七匹狼制衣实业有限公司与龙岩卷烟厂签定了《关于“七匹狼”标志(第34类)转让协议》。1997年4月16日香港益安贸易公司与龙岩卷烟厂签定了《关于转让“七匹狼”注册商标(第34类)所有权的协议》。上述两件商标均于1997年6月28日获准注册,并于1998年2月28日,经商标局核准转让于申请人。申请人以970万元转让费取得了“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在第34类香烟商品上的专用权(证据2、3、4、5)。福建七匹狼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周连期参与了商标转让并分别在合同上签字。


  (3)周连期(被申请人福建七匹狼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于1995年12月,将申请人“七匹狼”香烟标贴直接向国家专利局申请了外观设计专利(证据3),被申请人依法提出无效宣告请求。2003年8月29日,专利复审委员会根据双方提供的证据,认定宣告其外观设计专利权全部无效(证据14)。后被申请人提供补充证据,证明周连期已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法院于2003年12月2日受理了该案。


  (4)从1997年开始,申请人在各大媒体大力宣传“七匹狼”卷烟品牌。通过申请人的努力,“七匹狼”卷烟自1995年上市以来,产销量飞速增长,连年获得全国、本省及行业内的多项荣誉(证据12)。


  (5)1998年8月24日,被申请人在第34类3402~3405组吸烟用打火机、卷烟纸、烟袋、香烟滤嘴等商品上提出“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的注册申请,并于1999年12月28日获准注册,注册号为1349594,即本案争议商标。


  (6)商标局于2002年3月22日认定被申请人在第25类“休闲服”商品上的“七匹狼”商标为驰名商标[商标监(2002)139号《关于“七匹狼”商标认定为驰名商标的通知》]。


  通过对上述事实的分析和证据的认定,经合议组评议,我委认为:


  申请人自1995年9月开始,首先使用证据8所显示的“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香烟商标,通过大量的使用和宣传,该商标在同行业及相关消费者中已产生了一定影响,具有较高的知名度。根据申请人提供的证据2、3、11,被申请人提供的证据6,可以相互印证,证明福建七匹狼制衣实业有限公司和香港益安贸易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周少雄,目前是被申请人福建七匹狼集团有限公司的核心领导人。香港益安贸易公司在申请人和福建七匹狼制衣有限公司合作之初及申请人开始使用“七匹狼”烟标之后,分别向商标局提出第1043000号和第1041109号“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的注册申请。实质上就是福建七匹狼制衣实业有限公司在当时没有卷烟产品经营权的情况下,绕过国内卷烟产品需要有关部门批文的这一特殊要求,通过香港的益安贸易公司来取得在国内第34类香烟商品上的商标注册。在随后的商标转让过程中,被申请人的董事长周连期也参与了商标转让并在合同上签字。显然被申请人应该对“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香烟品牌的最初由来和实际使用情况(证据10)以及申请人以970万人民币受让取得在第34类香烟商品上“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第1041109号、第1043000号)专用权的事实非常清楚和了解。而被申请人在上述两商标转让后数月,又在第34类3402~3405组烟具类商品上抢先注册了“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即本案争议商标)。该争议商标与申请人1995年在香烟商品上使用至今的“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以及在烟具上使用的“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中文、英文相同,图形及整体组合极为近似。由于“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在香烟商品上已具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以及申请人在烟具类商品上在先使用“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的事实,被申请人在与香烟密切相关的烟具类商品上注册本案争议商标,极易使消费者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和误认,给申请人的利益造成损害。综上,被申请人申请注册本案争议商标的行为,属于一种不正当的行为,损害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一条关于“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规定。


  同时,被申请人在后注册的争议商标与申请人在先受让的第1041109号商标(即引证商标)的文字相同、图形近似,争议商标指定使用的烟具类商品与受让商标指定使用的香烟商品在消费对象及使用方式等方面密不可分,且对精品烟而言,二者经常组合销售,因此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共存,易造成消费者产源误认。争议商标亦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三款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九条规定的情形,应予撤销。


  关于被申请人提出对第25类“七匹狼”驰名商标(休闲服)加强保护的说法,我委认为,申请人的“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品牌,早在2002年3月22日商标局认定“七匹狼”驰名商标(休闲服)之前,就已经使用在香烟及相关的烟具商品上。申请人亦早在1998年2月28日就合法受让取得了在第34类上“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第1041109号、第1043000号)的专用权,因而,申请人的上述在先权利和在先使用,不会误导公众,致使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受到侵害。我委对被申请人的这一理由不予支持。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第四十一条第二款、第三款、第四十三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九条规定,我委裁定如下: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注册在第34类吸烟用打火机等商品上的第1349594号“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所提争议理由成立,该商标注册予以撤销。


  当事人如不服本裁定,可以自收到本裁定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


  本裁定书生效之日起,第1349594号“七匹狼SEPTWOLVES及图”商标的《商标注册证》作废。

合议组成员:张红华


朱锦毅


段晓梅


二○○四年三月二十二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知识产权维护网 ( 苏ICP备17008277号 )  

GMT+8, 2019-8-21 06:32 , Processed in 0.027984 second(s), 16 queries .


© 2012-2017 版权所有 知识产权维护网——法律天平秤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