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维护网

知识产权维护网 首页 案例精选 查看内容

广东宝凯实业有限公司诉奥妮化妆品有限公司、澳思美日用化工(广州)有限公司、奥妮集 ...

2016-12-8 23:0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62| 评论: 0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1)民申字第700号
申请再审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奥妮化妆品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江北区建新西路11号。
法定代表人:刘燕铭,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崔军,广东星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谌兰,广东星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广东宝凯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荔湾区陆居路二号五楼。
法定代表人:陈泽滨,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温旭,广东三环汇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董咏宜,广东文迪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澳思美日用化工(广州)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萝岗区锦绣路一号厂房。
法定代表人:刘德弟,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邓超军,广东义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奥妮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住所地:香港新界葵涌葵昌路50号葵昌中心912室。
法定代表人:庄启传,该公司董事。
委托代理人:刘国健,浙江海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慧,浙江海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再审人奥妮化妆品有限公司(简称奥妮公司)因与被申请人广东宝凯实业有限公司(简称宝凯公司),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澳思美日用化工(广州)有限公司(简称澳思美公司)、奥妮集团(香港)有限公司(简称香港奥妮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0年9月6日作出的(2009)粤高法民三终字第23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并于2011年6月16日进行了公开听证,奥妮公司的代理人崔军、谌兰,宝凯公司的代理人温旭、董咏宜,澳思美公司的代理人邓超军,香港奥妮公司的代理人李慧,到庭参加了听证。本案现已审查终结。
奥妮公司申请再审称:(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适用法律错误。1、原审判决未认定2004年11月30日奥妮公司与香港奥妮公司签订的四份商标独占使用许可合同(简称041130商标许可合同)的真实性及证明效力,分配举证责任不当、认定事实错误。宝凯公司主张该商标许可合同是倒签的,应由其承担举证责任。2、原审判决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的规定,认为未备案的041130商标许可合同不能对抗宝凯公司,是适用法律错误。该条司法解释规定中的第三人是指商标的其他被许可人,宝凯公司通过拍卖取得奥妮商标,其作为商标的受让人,只是取代奥妮公司成为了商标许可合同的当事人,宝凯公司不属于第三人。宝凯公司在奥妮商标拍卖时已经知道存在商标独占使用许可的情况,不是善意第三人,原审判决认定其是善意第三人,属于认定事实错误。3、宝凯公司在2006年7月28日取得奥妮商标权后,应该书面通知原来的商标使用者是否允许其继续使用商标,但该公司并没有告知;本案判定是否构成侵权的时间点应该从宝凯公司在报纸上公开发表声明的时间2006年11月29日起算。原审判决认定2006年9月生产的奥妮产品构成侵权,没有法律依据。4、关于被控侵权产品上是否使用了涉案4项奥妮商标存在认定错误。实际上是涉案产品的包装使用了涉案4项奥妮商标,而不是瓶内所装的液体;生产瓶装的洗发液,不等于生产了包装瓶。5、即使本案中存在侵权,原审法院判决25万元赔偿额及三被告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没有法律依据。(二)原两审法院都未处理奥妮公司的调查取证申请,没有到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或重庆汇丰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调取《资产评估报告书》附件中的注册商标许可合同这一关键证据,草率地认定041130商标许可合同与资产评估报告书中所述的商标许可合同缺乏对应唯一性,属于程序违法。(三)原两审判决对于不属于宝凯公司在本案中主张权利和诉讼请求范围的第699085号商标进行认定,超出诉讼请求的范围。综上所述,原两审判决存在诸多错误,请求依法对本案进行再审。
宝凯公司提交意见称,奥妮公司的再审申请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请求予以驳回。(一)041130商标许可合同是奥妮公司与香港奥妮公司在2004年12月27日法院冻结奥妮公司的商标后倒签的无效合同。1、奥妮公司与香港奥妮公司之间存在关联关系,有倒签该合同的便利条件。奥妮公司在该合同中,将其所拥有的包括23项奥妮商标在内的全部商标,许可香港奥妮公司独占使用20年,而且合同约定的20年独占使用费合计才有300余万元,对于当时知名度很高的奥妮商标而言,这种长期的独占使用许可和过低的许可使用费的约定,本身就违背常理。2、2004年12月6日商标局收到了奥妮公司申请注销041130商标许可合同中所列的5项奥妮商标的材料;同年12月17日商标局收到了奥妮公司将041130商标许可合同中所列的另6项奥妮商标转让给香港奥妮公司的申请。如果041130商标许可合同是真实的,因为从奥妮公司寄文到商标局收文有一定的在途时间,那么奥妮公司几乎在签订该合同的同时就申请注销合同项下的5项奥妮商标,而另6项奥妮商标从许可到转让的实际间隔时间还不到17天,既不符合常理,也不符合逻辑。上述奥妮公司申请注销和转让的11项商标,除包含涉案的4项奥妮商标外,其余7项也包含在被拍卖给宝凯公司的23项奥妮商标中。因奥妮公司的23项奥妮商标全部被重庆的法院冻结,上述11项商标注销或转让未成功。符合逻辑的解释是,奥妮公司因其商标被法院冻结,申请转让商标未能成功,为规避法院的强制措施,倒签了期限长达20年的商标独占使用许可合同。3、香港奥妮公司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其按照该合同的约定向奥妮公司支付过商标许可使用费,也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其在2004年11月30日至2005年底期间使用或许可他人使用了奥妮商标;相反,从奥妮公司与澳思美公司之间签订的奥妮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等已有证据来看,在2005年底之前还一直是奥妮公司自己在使用或者许可为其生产、销售产品的公司使用奥妮商标。前述事实也足以证明041130商标许可合同是不真实的。4、041130商标许可合同许可香港奥妮公司独占使用的商标不仅包括奥妮商标,还包括奥妮公司所拥有的“100年”、“西亚斯”等系列商标,如果该合同是真实的,那么在2005年8月29日奥妮公司的所有商标被拍卖之前,奥妮公司和香港奥妮公司就应该会依据该合同提出异议,但是事实上该两公司均没有提出异议,这也不合常理。5、由于041130商标许可合同中许可的商标包括了奥妮公司所有的23项奥妮商标,如果该合同是真实的,那么在2006年4月17日奥妮商标第二次被拍卖时,在香港奥妮公司向法院提交的异议书中,就不会称“此次拍卖的23项奥妮商标中,其中‘Olive’奥妮(注册证号1166473),‘Olive’(注册证号699085),已由我司在2004年11月30日与奥妮化妆品有限公司订立了商标独占许可使用协议”,而是应该直接称23项奥妮商标均订立了独占许可使用协议。这不仅证明奥妮公司在本案二审时才提交的三份商标独占许可合同是倒签的,也进一步说明其在一审时提交的另一份商标独占许可合同存在倒签的重大嫌疑。此外,在以往奥妮公司与他人签订商标普通许可使用合同时,都会到商标局备案,而如此重要的商标独占许可使用合同却没有备案,合理解释是该合同是在法院冻结奥妮公司的商标后倒签的,所以才无法在商标局进行备案。即使041130商标许可合同是真实的,因奥妮公司2004年12月17日申请将6项奥妮商标转让给香港奥妮公司的行为,说明该两公司以在后的商标转让合同取代了041130商标许可合同,该商标许可合同也不再具有法律效力。即使在后的商标转让合同不能履行,也不能导致041130商标许可合同自动恢复效力;要想恢复许可使用,只能另行签订许可合同。(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中的“善意第三人”,是指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当事人以外的与商标权人就该商标进行交易的没有过错的当事人,没有过错是指对该项未备案商标使用许可不知情的情况。宝凯公司是通过竞拍取得23项奥妮商标,委托拍卖的法院及拍卖公司均没有告知竞拍人拍卖的商标存在瑕疵;而且该次拍卖是在有9家企业参与竞拍,经过360多次激烈竞价,最后以3100万元的高价成交的,说明参加竞拍的企业当时并不知道存在041130商标许可合同。因此,宝凯公司是善意第三人。(三)由于奥妮公司是与奥妮商标拍卖有关的强制执行案的当事人,该公司本身就应该有资产评估报告书的原件;即使其没有原件,也可以从评估机构或委托拍卖的法院收集该证据,该证据不属于奥妮公司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而且奥妮公司已经向原审法院提交了该评估报告书的复印件,二审法院也已从广州市公安局调取了该证据的原件,从该资产评估报告书的内容来看,所记载的附件中并未包括商标许可合同。况且,奥妮公司已经向法院提交了041130商标许可合同,宝凯公司发表的质证意见及提交的证据足以说明该合同是倒签的虚假合同。因此,奥妮公司申请法院到重庆去调取所谓评估报告书附件中的商标许可合同这一证据,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没有到重庆去调取证据,未违反法定程序。(四)由于奥妮公司在原审时提出第699085号“Olive”商标是主商标、主商标有许可就意味着被许可人有权使用与之相近似的从商标的抗辩理由,原审法院查证了该商标的情况,属于对事实的认定,原审判决并没有认定奥妮公司等被告侵害该商标权,因此不存在超出诉讼请求范围的问题。
香港奥妮公司、澳思美公司提交意见称,同意奥妮公司的意见。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041130商标许可合同的证明效力是否可以认定;宝凯公司是否善意第三人,未备案的041130商标许可合同是否可以对抗宝凯公司。
(一)041130商标许可合同的证明效力是否可以认定
本案是宝凯公司起诉奥妮公司等被告侵害商标权,奥妮公司、香港奥妮公司以041130商标许可合同抗辩不侵权,在宝凯公司不认可该证据的真实性并提交了反证的情况下,奥妮公司、香港奥妮公司应该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承担举证责任。宝凯公司为证明该合同是倒签的虚假合同,向原审法院提交了一系列证据,并结合奥妮公司、香港奥妮公司提交的证据,提出了质疑该合同签订时间真实性的分析意见。由于宝凯公司提交的相反证据及分析意见足以让法院对041130商标许可合同的真实性产生合理怀疑,而奥妮公司、香港奥妮公司并没有提交进一步的证据证明自己的主张,或者对存在的疑点作出令人信服的解释。因此,原审判决不认定041130商标许可合同的证明效力,并无不当,也不存在分配举证责任不当的问题。
(二)宝凯公司是否善意第三人,未备案的041130商标许可合同是否可以对抗宝凯公司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商标使用许可合同未在商标局备案的,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该规定中的“第三人”,是指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当事人以外的当事人,第三人既可能是其他的被许可人,也可能是其他与商标权人就该商标进行交易的当事人,包括商标的受让人、质押权人等。宝凯公司不是041130商标许可合同的当事人,对于该合同来讲,宝凯公司是第三人。
奥妮公司主张宝凯公司在拍卖前知道041130商标许可合同及奥妮商标存在许可使用的情况,提交的证据有两个,一是资产评估报告书,二是2006年4月5日《信息时报》的一篇报道。虽然奥妮公司提交的资产评估报告书中提到对奥妮公司的商标评估的依据包括注册商标许可合同,但是该证据并不能证明其中所称的商标许可合同就是041130商标许可合同,也没有证据表明宝凯公司在拍卖前得到了该资产评估报告书,而且041130商标许可合同的真实性不能认定,因此该证据不能证明宝凯公司在拍卖前知道存在041130商标许可合同;虽然在2006年4月5日《信息时报》题为《奥妮集团低调竞投“奥妮”商标》的报道中,提到了香港奥妮公司向奥妮公司租用奥妮商标一事,但该内容是引用香港奥妮公司有关负责人的谈话,而且仅有一句话,并未提到奥妮商标独占使用许可或041130商标许可合同的问题,由于宝凯公司对该新闻报道没有法定或合理的注意义务,因此该报道也不足以证明宝凯公司在拍卖前知道存在041130商标许可合同。根据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041130商标许可合同既没有在商标局备案,也没有证据表明拍卖公司或委托拍卖的法院向竞拍人告知过存在041130商标许可合同或被拍卖的奥妮商标存在独占使用许可的问题;相反,从宝凯公司向原审法院提交的《重庆晚报》2006年4月18日题为《奥妮商标3100万卖给立白》的报道、2006年6月5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向宝凯公司出具的公函这两份证据来看,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在拍卖结束后对媒体的谈话内容和法院公函的的内容,均明确表示拍卖的23个奥妮商标并无瑕疵或权利限制;而且奥妮公司和香港奥妮公司作为与该拍卖有关的利害关系人,均未在拍卖之前对拍卖提出异议,其提交的异议书是在拍卖结束后才送到法院。原审判决综合上述证据材料和相关事实,认定宝凯公司是善意第三人,并无不当。
商标法第四十条第三款规定,“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应当报商标局备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商标使用许可合同未在商标局备案的,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上述规定,041130商标许可合同即使是真实的,由于该合同未在商标局备案,也不能作为不侵权的抗辩理由对抗宝凯公司。奥妮公司关于宝凯公司不是善意第三人的申请再审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三)关于奥妮公司申请再审的其他理由
根据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2006年4月17日,宝凯公司拍得奥妮公司所拥有的全部23项奥妮商标,包含涉案的4项奥妮商标,上述奥妮商标2006年7月28日经商标局核准转让给了宝凯公司。原审法院认定侵权的奥妮啤酒香波产品生产时间分别是2006年9日26日和9月27日。由于奥妮公司与与香港奥妮公司之间的商标独占许可合同的真实性不能认定,而且奥妮公司、香港奥妮公司均明知全部奥妮商标已经被拍卖给宝凯公司的事实,因此奥妮公司关于宝凯公司应该书面通知奥妮公司或香港奥妮公司是否允许其继续使用奥妮商标的主张,以及应该以宝凯公司在报纸上发表声明的时间2006年11月29日作为判定商标侵权起算点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奥妮公司在再审申请时对涉案产品的包装上使用了涉案4项奥妮商标的事实并无异议,但是主张澳思美公司仅生产了洗发液液体,没有生产其包装物,因而澳思美公司没有使用涉案商标的行为,意在说明其与澳思美公司不构成共同侵权。根据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在香港奥妮公司与澳思美公司签订的委托加工合同中,明确约定香港奥妮公司委托澳思美公司生产“奥妮”产品,加工奥妮产品所需的原材料和包装材料委托澳思美公司采购,澳思美公司应在外包装上标明商标;涉案产品包装上标明了制造商为澳思美公司以及香港奥妮公司授权等信息。因此,奥妮公司上述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即使印有奥妮商标的涉案产品包装物不是由澳思美公司生产的,由于澳思美公司同意在该包装物上标明其为涉案产品的制造商,而且在明知其生产的产品使用奥妮商标的情况下,实施了制造、包装、在包装上标注生产日期等行为,也同样应该认定澳思美公司有使用涉案奥妮商标的行为。澳思美公司制造涉案侵权产品、香港奥妮公司委托澳思美公司生产涉案产品侵权并授权其使用涉案商标、奥妮公司许可香港奥妮公司使用涉案商标的行为,对宝凯公司的商标权构成了共同侵害。原审法院根据涉案4项奥妮商标的声誉、宝凯公司为制止侵权的合理开支等因素,酌定的赔偿额未违反法律规定,判决三公司对宝凯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适用法律并无不当。因此,奥妮公司的该两项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原审法院未去重庆法院或者评估公司调取资产评估报告的附件,是否属于程序违法问题。由于奥妮公司在一审时已经提交了资产评估报告书的复印件,二审法院也已经从广州市公安局调取了该评估报告的原件,没有线索表明其评估依据与041130商标许可合同有关,也没有发现该评估报告将商标许可合同作为附件;奥妮公司是重庆案件的当事人,本身就应该有这份资产评估报告,该证据不属于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因此,原审法院未同意奥妮公司的申请到重庆去调取证据,不违反法定程序。本案当事人在原审时围绕该证据争议的问题,是041130商标许可合同是否为在2004年12月27日法院冻结奥妮公司的商标后倒签的合同,由于前述资产评估报告是2005年8月1日作出的,因此即使能够证明该评估报告所述的商标许可合同是指041130商标许可合同,也不足以证明该商标许可合同签订时间的真实性。奥妮公司关于原两审法院程序违法的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奥妮公司申请再审的理由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奥妮化妆品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余红梅
审 判 员 殷少平
代理审判员 钱小红
二〇一一年九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曹佳音
崔丽娜
律师解读:
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商标使用许可合同未在商标局备案的,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商标许可合同即使是真实的,由于该合同未在商标局备案,也不能作为不侵权的抗辩理由对抗宝凯公司。
2、“第三人”,是指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当事人以外的当事人,第三人既可能是其他的被许可人,也可能是其他与商标权人就该商标进行交易的当事人,包括商标的受让人、质押权人等。宝凯公司不是041130商标许可合同的当事人,对于该合同来讲,宝凯公司是第三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知识产权维护网 ( 苏ICP备17008277号 )  

GMT+8, 2018-11-21 13:26 , Processed in 0.047987 second(s), 16 queries .


© 2012-2017 版权所有 知识产权维护网——法律天平秤

返回顶部